吾不禁英俊地笑了起来

10103

Explicit 但丁/维吉尔 

译自 Vergil’s Heart by ValkyrieShepard

维吉尔和但丁关闭通往人界的入口之后被困在魔界。一念之间,V又出现了。兄弟俩在短暂的休憩时间里变得更加亲密起来。

维吉尔之心

最后几只恶魔倒下了。但丁收起魔剑,环顾身边的种种超现实景象。那么,这儿就是魔界了?Qliphoth的遗址散落着兄弟俩诛戮的无数尸体,不过除此之外,连绵山丘遍生白草,无风自荡,虬曲断裂的树木结出色泽奇异的发光果实,恶紫重峦兀立于地平线上——这里以一种诡谲的方式美丽着。好吧,短期内他得好好适应了。尼禄觉得他们会被困在这里,不过既然维吉尔曾经成功回来过一次,他相信他们也能成功第二次。最好能少漏点儿恶魔到人界,如果能控制的话。

他不是事先计划好事情的人,而他周围的事情似乎总能……自行解决。这次应该也能如此,不过同时他会花点儿时间探索一番,也许……呃。他已经开始讨厌这个想法了。但没错,也许可以和他哥哥谈谈。尼禄迈出了第一步,那孩子真的相信他们能够打破这个循环,可但丁并不十分确定。

不过,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得到答案。

维吉尔立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刚刚回刀入鞘。尽管输给了自己的儿子,他的站姿依然骄傲优雅,一如往日。但丁很确定他在生闷气,而且已经用掉了不少借口。他计划周详,但还是被揍翻了。

“喂,老哥,现在怎么办?”他喊道,维吉尔转过身,朝他缓步走来,“树砍了,门关了,人类得救了。而我们被困在这儿,那么……”

“如果你想再打一场,我们应该先换个地点,离开这片混乱。”

“嘿,我可不是那个一直找架打的人,”但丁用肩膀拱了拱他,维吉尔看他的眼神好像自己被蹭了一身泥,“我累了,安全地点听起来不错。”

“跟我来。”维吉尔抬脚就走。1

“对哦,你来过。”他小跑追了上去,然后放慢速度合上维吉尔的脚步,“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全是恶魔的?”

“有几个。”他答道,指向远处的群山,“最好走那条路。”

“哦,拜托。”但丁发出一声哀鸣,“太远了吧……”

“停止抱怨,行动起来。”维吉尔叹了口气。他已经多走了好几步。

“好吧,好吧,行,现在我们有时间聊聊了,被自己的儿子打败是什么样的体验?”

“我当时处于虚弱状态。”维吉尔说,“我愿意几天后让他再试一次。”

“哦好吧。”但丁恼火地说。还是那个维吉尔,仿佛什么都没有变。“那你是真的要继续做这种事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维吉尔关注着周围情况,但丁则只在看他,他还没有把自己绊一跤也是挺神奇的了。维吉尔看起来还是那么不苟言笑,但丁试图在他身上寻找变化——任何可能发生改变的地方。一定有什么已经变了。

“这一整套战斗啊追求力量啊什么的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他赶到维吉尔前面,手按在他肩上让他停下来。维吉尔看向他。“拜托,一次又一次地来这一套,我们永远得这样吗?”

“这是我们的命运。”

“呵全是胡说八道。命运可没逼你当个混蛋。”但丁叹了口气,双手环胸。他又要生气了,他在维吉尔身边就一直在生气,但这一次有所不同。V。

V是维吉尔。曾经是。他的脆弱,他的人性。他认识他的时间很短,但V仍然……仍然是维吉尔的一部分。

“你知道我爱你,对吧?”但丁问他。

他看到维吉尔睁大眼睛,接着突然转过身。但丁也发现了——几只恶魔偷偷接近了他们。维吉尔借此无视了他的话去料理它们,而但丁第一次看到他表现得没那么完美。

但丁早就见惯他完美的身形和优雅的动作,如今对那些招式也已烂熟于心。尽管他的进攻仍是那么帅气或致命,但丁却发现他的重心不太正。然后他失去平衡,被一只低等恶魔击中了。

“好吧好吧,我猜我会帮——”他看到维吉尔摔倒时打断了自己的话。然后他又看到一道光,维吉尔身形变幻。“我。操。”

V。

V双膝发软几欲仆倒而另一只恶魔猛击向他之时,但丁反应过来了。鲜血从V身上喷涌而出,他赶到,将剩下那些玩意儿切成碎片。他终于能好好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见鬼的情况。

他跪在地上,把V翻过来。活着。谢天谢地。

“喂,喂,搞什么鬼?”他摇着V的肩膀喊道。V的眼神渐渐聚焦在他身上。

“但丁。”他睁大眼睛,然后陷入沉默。

但丁还是能感觉得到。轻微的刺痛,代表附近更多恶魔的威胁。他轻声咒骂,抓着V的胳膊扶着他站起来,但他撑着手杖还是走得跌跌撞撞——阎魔和维吉尔一起消失了。但丁立刻抱着他跑了起来。

V攀在他怀中,手杖搭在腿上,就这么注视着但丁。

“你哑了吗?”但丁问道,低头看了他一眼。还好他们之前稍作休息,现在他可以全速前进。那座山脉看起来没那么远了。

“没——没有,只是有点混乱。”V答道。

“可不都是。”他喃喃地说。

他们周围的景象急速变化,从先前长满异草的起伏山峦,到现在遍布不知玻璃还是水晶一般紫色条纹的光裸岩石。这座山本身并不像从远处看起来得那么平滑,反而十分崎岖,仿佛被一把巨大的梳子梳过,形成条条道路。但丁怀疑进山之后它会像座迷宫。

“那边。”V指向一道裂口,但丁没有其他参考,直接听从了他的指示。“现在往左。”

不出所料,他们很快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石头迷宫,墙面凸起参差不齐,扯到了他的外套和V的头发。不过V似乎保留了维吉尔对这个地方的记忆,明确给出了方向,而但丁按他的话冲进了一座敞开的……火山口,差不多这样的东西。

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,对这一突变有些瞠目结舌。这里有一口温泉,泉水冒着不透明的热气,空气里弥漫着某种馥郁甜香。附近的几棵树结着一种浓金色果实,也许就是香气的源头吧?他们左手边甚至有一块露出地面的岩石,正好可以当作一个小小的遮蓬——那是曾经有人利用过此处的痕迹。会是多年以前的维吉尔吗?

“哇哦,这儿真不错。”但丁咧嘴一笑。他在温泉边把V放下。周围都是光滑的石块,不会再伤到他。“想泡一下吗?”

“我,唔……”V看着他脱衣服,声音低了下去。这并不是但丁第一次在兄长面前裸露身体,不过他本来也不会为此害羞。

他滑入热水中,舒了一口气,终于可以丢开脏衣、放松一下紧张肌肉的感觉太好了。温泉边缘有岩台可坐,中间又深到能够游泳。他在水中浸了片刻,洗去头发上的血,然后游回把脚放进水里的V身边。

但丁握住他的脚,轻轻搓掉上面的污迹。那双脚和维吉尔相比太纤巧了。然后他抚上V的腿,把裤子推高,想去看看他受的伤。现在只是一条细细的红线,情况似乎不太糟。

“为什么你会出现?”但丁沉吟道。

“我想是因为你说的那句话。”V回答,“我不记得听你说过。”

“我从来没有说过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我早就该说了。我真的爱你,哥。”

“喔,我现在可不比你大。”V低下头,对但丁微微一笑。

但丁从水里跃出来,贴近了他。他坏笑着拉低V的背心,扯开那件不知道算紧身衣还是别的什么的细绳。看起来真性感,他想。

“一起下来吧。”但丁说着凑近了偷亲他一口,“我喜欢你的这一面。终于能听听你的真实想法了。”

“噢,我敢肯定之后自己不会对此太高兴的。”V答道,但还是开始脱衣服了。他动作很慢,但丁能看出他的虚弱。对他来说一切似乎都很困难,所以但丁扶着他滑进温泉。V不禁叹息出声,听起来简直……色情。他真美。

“感觉如何?”但丁问道,又伸出手仔细检查他身上的伤口。V稍稍缩了一下。

“没……没比我回归维吉尔之前那么糟。这种感觉很奇怪。我不能再召唤恶魔了,我感觉好多了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?“

“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。”

“哈。”但丁脱口而出,“这次轮到我当明白人了。”

“那请教导我吧。”V的微笑有些嘲弄,非常性感。但丁缓缓靠近他。

“肯定是因为见到尼禄让你很受震动。输给他也是。你想要被人亲近,你想要爱。现在我明白了。而我本该是给你这些的人。我以前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“以前有点混蛋,可能现在也是。成熟从来不是我们的强项。但我相信我们可以改。”

“我确实想要。”V柔声说。但丁忍不住伸出手捧住他的脸,V像猫咪一样蹭了蹭他的掌心。“我爱你,但丁。我相信自己以前就想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。还有母亲,虽然现在有点晚了。”

“她确实爱你。”但丁坚持道,“她害怕失去你。”

V低下头,可但丁仍能看到他眼中的泪光。维吉尔从未哭过,不管因为疼痛或其它原因。他开始相信维吉尔需要V,需要让这一切有个出口。V就是他们改变的契机。

“我知道上一次有点粗暴……”但丁越说越轻,手却游移得更远。他以指尖追溯那些魔纹的线条,好奇它们是不是代表什么含义,“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了。”

“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V的呼吸急促起来。或许他也想起了他们最后一次做爱的情景。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可但丁时常回忆。

他看到V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风忽然拂过异树,几片白叶落在水面和V的头发上。但丁没有把它们摘走。

“你也是尼禄的父亲。”V接着说。

但丁蹙眉笑了一声。他歪了歪头,又皱起眉,脸在极短时间里经历了一系列情绪变化。V注视着他的眼睛,在寻找……什么?

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但丁又笑了一声,更多因为紧张而非觉得有趣。

“我是。我携带了一段时间他的……本源。然后他突然出现了。我把他送走,忘记这件事,因为……坦白地说,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”

“这可真是让人发软,你懂的。”

轮到V笑了。但丁现在才发现自己爱这个声音。他笑的时候,低沉的声音变得轻快了些,头发也随之晃动。但丁现在不太能发的了火。他只是真的、真的非常困惑。

“你有没有,呃……肚子?”他比了个怀孕的形状。

“没有,没有发生那种情况。”V解释道,“他只是……在那里。”

“哦,天哪……”但丁往后一躺,头靠在池边,然后在水里潜了几分钟。所以不是叔叔。他是父亲。这些年他一直觉得迟早会发生这样的事,只是从未想过会是自己的哥哥。

他终于浮出水面。V关切地看着他。

“好吧,老实说,”但丁说,“这倒也不算我身上发生过的最奇怪的事。”

“是吗?”V问。他坐得离他更近了些,现在几乎要碰到彼此了。但丁立刻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。如果V想要碰他,他就应该碰他。

“我是觉得,既然已经这样,那么……”他耸耸肩,“等我们离开这里,就该去和他谈谈。他是个好孩子,V。”

“你这么觉得吗?”

但丁转过来细细看他,他的手——如此脆弱——一动不动地贴着他的胸口。V愿意对他表达很多东西,仿佛一本打开的书。

“他很不错,因为是你的儿子,V。你知道的,他有多自大,我早该知道……”

V再次露出了可爱的微笑。他靠得更近了。近到几乎可以接吻。

“我希望他也继承了你那颗善良的心。”他说。

“哇。哇我真的——维吉尔永远不会说这种话。等不及要拿来逗他了。”但丁坏笑着说。会很有趣的。等维吉尔回来的时候。

他握住V的大腿,把他拉到自己膝上。V呼吸一窒。但丁笑了。V似乎比记忆里他哥哥敏感得多。这一次,他将细细品味。这一次,他将慢慢推进。不会再和上回一样。所有这些年之前的最后那次见面,他们伤痕累累,鲜血淋漓,终于屈服于长久以来两人之间的张力。但丁上了他。粗暴,没有顾及他的感受。他们怀着同等的怒火和爱意。

现在V坐在他的腿上。但丁的手滑过他优雅的脊背,停在目前为止一直没有机会享用的可爱屁股上。

“我在想,你会不会和他喜好一样。”但丁沉吟着扫视面前这具全新的身体,眼神中无限渴望。

“我就是他。”V喘着气,但丁捏住他的屁股时他“噢”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V咬住下嘴唇,但丁立刻放开手,“弄痛你了吗?“

V沉默片刻,但丁又催促了他一次。他把手举到空中,水一滴滴流下来,以示在确定V没有受伤之前绝不做任何事。

“是这具身体,”V最后承认,“不能承受你的力量。你最近有跟人类在一起过吗?”

“唔。”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,摸到了胡茬,“要说这个的话,大多数都不完全算人类,我估计。现在开始我会控制力气的。”

他伸出手。V僵了片刻,但他只是用手指背面拂过他的脸颊,尽他所能地小心翼翼。这是他最温柔的爱抚,而V,唉,可爱的V,叹了口气,阖上眼睛。

所以,计划有变。缓慢的爱,他能做到的。他不经常这样,也许从来没有过……?但丁太不确定,但如果说他要为谁这么做,那一定就是V。他看起来那么脆弱,那么需要爱。他想把一切都给他。

他开始摩挲V的下巴,没有摸到胡茬和体毛。然后纹身从脖子上开始蔓延。他描过那些图案,一边仔细观察。有些就是精致的线条,如同烟雾蚀刻在皮肤上。但丁觉得自己能看懂它们的含义——那是一个关于失去和渴求、关于无数梦魇却仍存一线希望的故事。他记得原先绘着黑豹和飞鸟的地方现在空了,但随着他的触碰,墨色开始流转。

“你要不要看一眼。”他喃喃道。V低下头,看向自己的身体。

但丁在他的皮肤上划动,墨色跟上他的指尖。他好奇地画了个圈,魔纹也形成一个圈,但没有固定下来,而是变成了别的形状。他不太清楚为何如此,但靠了过去,在那片空白上落下一个羽毛似的轻吻。V发出一些……最细小的声音——最柔软的呻吟。但丁抬起头,以同样的方式吻上他美丽的嘴唇。他后退时,V有那么一刻忍不住追了上去。

“一颗心。”V看着新的图案告诉他。不是但丁在可怕情人节贺卡上见过的那种俗气的心,而是解剖学上的形态,不过和他的其它纹身一样风格抽象。“我终于明白我也有一颗。”

“听起来很烂俗。”但丁告诉他,V不由微笑起来,“但我觉得我现在真的想继续吻你。”

但丁捧住他的脸,手指拨弄着松散蜷曲的黑发。V点了点头,他便再一次贴过来。他很在意自己的身体,自己当下用的力气,几乎没有压上V的皮肤,嘴唇也没有碰到对方。这慢慢成为一个真正的吻,而不只是双唇一触。是V抓住了但丁的胳膊,也是他轻启嘴唇,邀他深入。

“我希望有一张床,能带你上去。”但丁贴着他的嘴唇低语,“我拥有的不多,但它们现在都是你的了,V。”

“这就够了。你就够了。”

但丁注视着V的双眼,伸手握住他的阴茎,毫不意外地发现比维吉尔要小。V的一切都更小,更脆弱,非常美丽。与他所熟知的兄长的美不同的一种,却那么使人着迷。他再次只用一根手指轻抚V的性器,小心不去弄痛他。

他欣赏着V全心关注自己,同时轻启双唇,泄露出更响、更加肉欲的呻吟。

“没有弄痛你吧?”但丁以指尖掠过他的顶端时问道。

“没——没有。”他喘着气,“我不会坏的,但丁。”

“也许不会。”他说着又吻了V一次,然后谨慎地握住他的阴茎,“但我不想伤到你。我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V说,“完全相信。”

他脑中的某一部分想提醒V,那可能是极其糟糕的主意。他反复无常,不够成熟,可是经历了所有这些以后……他也想以这样的方式信任V——信任维吉尔。

他小心地控制力度,另一只手滑过V的腰胯,爱抚他的大腿。透过水面他也看到了纹身,那些扭曲过的形状。他知道自己迟早会去探索它们的每一寸。等他们回家、彻底安全的时候,他要和V还有维吉尔做上好几个小时。

“你觉得除了这个方便的安全地点,魔界会不会也有方便的润滑?”但丁问道,叫V轻笑起来。

“不。”他说着吻了吻他的鼻尖,“我不要紧的,但丁。”

“你确定?”但丁的手又搭上他的大腿,抚过他的臀部,甚至开始揉弄那个入口,“你以前做过吗?“

“没有。也可以说有。维吉尔有。理论上来说,我……没有。”

“所以你不知道你的身体会有什么反应。”

“是的。”V微笑着靠近他,双手搭在他肩上,滑到脸旁拨弄他的头发,“但我期待知道答案。”

“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这一面。”但丁轻笑着亲吻他的喉咙。他简直要迷失在V发出的呜咽和呻吟里。他非常希望这个地方有看上去的那么安全。

他小心地探入一根手指,而V紧紧搂着他。他动作极慢,好能在听到V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时及时停手,但他的耳朵只能感到颤抖的呼吸,听到甜蜜的呻吟,这让他的下身有了立竿见影的反应。V的身体贴着他,他能判断自己做得完全没错。V的呻吟几乎高出八度时,他又笑了。

“这就对了。”他说,“看,我还没忘人类的情况。”

“你——你做的,”V的声音颤抖,但丁还在欺负他的前列腺,“啊但丁,哦,我不能,啊——”

“抱着我。”但丁说。他揽住V的腰,让他稳稳地靠在自己胸前,“这就行了,抱着我,放松。”

“我想念这个。”V轻声道。他往后退了一点,直视但丁的眼睛,“我想念你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但丁贴着他的皮肤低喃。他用舌尖描画那些刺青,然后再次吻他。他又加了一根手指,不过在真正插入之前给V留出放松的时间。

尽管在水里,V还是很难坐直。但丁发现他的大腿正在发抖,也没有自己希望的那么放松。他立刻把V抱出来,尽量轻柔地把他放在自己摊开的外套上,享受着他脸上惊讶的表情。水边的空气仍然温暖,但丁唤出一点恶魔之力,维持在即将变身的边缘。他升高了自己的体温,让V别着凉。

“哦天哪。”V喘息着,“你的眼睛。”

他伸手捧住但丁的脸轻轻抚摸,像但丁对他做的那样温柔。

“我不变身,我保证。”但丁说,“只是想让你暖和。”

“但是也许你可以。”V稍稍弓起身子。

操。这混蛋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

但丁吞咽了一下,看着身下优美的肉体。他很纤细,很瘦,几乎太瘦了,但丁在想一回办公室就点份披萨。但他性感得要命,那对玫瑰色的乳头正在祈求被吮吸。

“不想伤到你。”他贴着仍然湿润的皮肤低语。他轻舔V的乳尖。泉水带着轻微的硫酸味,V在他的舌下颤抖。

“你不会。你保证过了。”V的声音更轻了。他透过低垂的睫毛注视但丁。作为一个只有几天大的人,V过于擅长这种事了。“我想要你的真实形态。我想要感受你的力量。”

“如果我太大了怎么办?”但丁撑起自己,朝下方的V笑了笑。他又把一根手指埋入V的身体,逗弄那个敏感之处,引出一些叫人心满意足的呻吟。“你想我想得不行。”

“我是。”V承认。他急切地寻找可以抓握的地方,最后攥住但丁的头发,“请你,但丁。请给我看。给我看真正的你的爱。”

V对他做了什么。不仅是他的声音,他因为体内手指颤抖的样子,也不只是他把但丁拉进的甜蜜的吻——不,还有些别的。他的头发上出现了道道雪痕,仿佛被隐形画笔刷过一般,在柔软青丝上蔓延开来。能量在他的指尖噼啪作响,钻进但丁体内,激起了深处的某种东西。他召唤的热量在他身体中变得庞大。他变身前几乎来不及坐起来与V拉开距离,差点压到他。

“该死。”但丁说道,他的声音显得更加低沉,更加非人,“我不知道你能这样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V欣赏着上方但丁的魔人形态,“你真美。”

“花言巧语。”但丁轻笑俯身,爪子轻轻抬起V的大腿。他观察着V的反应,小心不让爪尖刺得太深。

他几乎能听到V的心跳,感到血液流经他的血管。但丁其实有些紧张。他还是变身了。他承诺过不弄伤V,不弄痛V,他必须信守诺言。他比之前更加小心地抬起V,然后俯身把长长的舌头压上他的入口。

他听到了一声呜咽似的低吟,把自己的舌头推了进去。他从来没有以魔人形态操过别人,惟恐伤到对方,而且这感觉太亲密了。他的兄长是唯一一个与他分享这种经历的人。

“天哪。”V呻吟着扯住自己的头发,因为眼下但丁已经没有这种体征了。他的舌头越钻越深,在内壁涂满唾液,舌上凸起撑开了甬道。“天哪,天哪,但丁——”

V再也说不下去,只能发出呻吟和呜咽,最后捂着嘴试图安静下来。鉴于但丁想听到更多他的声音,这或许是个明智的决定。

但丁抽出舌头,唾液几乎淌了V一身。他把V轻轻放下时,他的后穴也滴出水来。V的魔纹正在缓缓流转,他想要爱抚和舔舐和亲吻那美丽身躯的每一寸。他的爪子从V的胸腹往上游移,直到再一次用手指背面轻抚他的脸庞。可爱的V。他的V。

V苍白的双颊微微泛红,但丁忍不住微笑,又有些担心魔人笑起来会不会吓人,而V回以一笑,伸手把他拉得更近。魔人鬼翼笼罩两人,守护这珍贵的一刻。

“你搞得我太兴奋了。”但丁呻吟着,俯身去舔V的脖子。他想咬他,占有他,但尽力忍住了。“不论是这个形态还是另一个,我都想——”

他紧握V的手腕固定在头上,然后又松开,生怕伤到他。温柔很难,但他必须温柔,他提醒自己。V只是个人类。

“享用我。”V声音低沉。但丁看到他把腿张得更开。“让我成为你的。”

“你已经是了。”但丁轻声说着,又俯下身来露出牙齿。他离V的脖子那么近。不,不可以。利齿压在柔软的血肉上,但他绝不用力。他在咬下前撤了回来。“关于命运你没有错。我们注定要在一起。”

V仰头对他微笑,用那双脆弱的手触碰他的身体,那脆弱的心温暖了他的心。这就是转折点,他想。即使V就此消失,维吉尔和他自己也已经改变。

他稍稍用力,终于埋入V的体内。

魔人化时他更大了。他的阴茎更硬,布满脊状隆起。他有些担心,然后看到了V的表情——纯然的极乐。恶魔唾液作为润滑还算不错,他能感到自己把V撑开了。炙热的紧致夺去了他每一丝意志力,现在他只想用力干他。

他一手放上V的喉咙,又舔了那儿一下,在里面多停了一会儿,让V适应自己。更重要的是让他也适应这种感觉,不至于被内心的恶魔完全操纵。

V喘息着,又在但丁的阴茎缓缓拔出来时呜咽起来。那些隆起,它们的硬度带来不可思议的感受,对这个脆弱的人类将会是多么剧烈。但应该没有造成伤害。V似乎沉浸在快感中,他抓着自己的头发,抠着身下的地面。

但丁慎重地抱起他,小心没让爪尖扎进柔软的皮肤。V看起来有些惊讶,但丁让他坐上自己阴茎之后,他很快又呻吟起来。

“完美。”但丁喃喃着,鼻尖压上V的白发。他很难组织语言,很难保持其它理智的想法,除了要对V足够温柔。

“但丁……”V声音低沉,微微颤抖,毫无惧色地伸手抚摩魔人面颊,“我爱你。我觉得自己要爆炸了。”

“那只是我的屌。”但丁答道。他们都笑了起来。

“一如既往地能说——”他的话被温柔一撞打断了,他呻吟起来,舒服得双目失神。

力量的差距让但丁轻易取得完全的控制。他把V几乎抱离自己的阴茎,又缓缓放下去,漫长又甜蜜,正如他承诺的那样。他看着V屈服于快感,感到热意也正于自己体内攀升。

他爱看V这样,在他温柔而坚定的掌下扭动,爱看他发出长长的呻吟高潮,弄脏他们的小腹。但丁把他抱得更高,可V忽然僵住,看了他一眼。

“继续。”他喘息着说。

“你确定吗?“但丁问道,用鼻子轻蹭他可爱的人类兄长。

“对,我确定,我能承受。”

但丁把V按回阴茎上时,那柔软而动听的啜泣几乎足以让他也登上顶峰。他看着自己的性器进出V的身体,感受他颤抖着收缩的甬道,直到高潮终于降临,他把V紧紧搂在胸口,待它平息。V轻轻环住他,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背,他忍不住微笑起来。

V头发上的白色颜料一般滴落下来,但丁也感到维持魔人化的力量消失了。现在V坐在他腿上,被他搂在怀中,两人享受着性事的余韵。魔纹再次平静下来。但丁描摹着那些线条,感到心中熨帖。V显然也有同样感受,发出舒适的轻哼。

“你在里面的感觉很好。”V贴着他的耳廓低语,轻咬他的耳垂。

“你这是想让我再操你一次。”

“也许我并不介意。”V坏笑着回答。

但丁呵他的痒痒,把他们俩翻了个身,然后做了第二回,一天以后第三次。V又留了一会儿,他们用这段时间更加亲近彼此。但丁醒来时,维吉尔背对着他睡在他身边——他甚至没有试图谋杀亲弟。好吧,反正没有立刻试图。

维吉尔强大到能够对抗恶魔,于是他们再次出发。他带但丁来到接近人界地方,以阎魔短暂地划开空间。但丁非常庆幸这把刀从未落入恶魔手中。

但是,迟早有东西会想卷土重来。不过至少这意味着他还能接到工作,可以交上电费。他们到家时,屋里没有光。他拨动开关,照亮了一团混乱。

“哎,我本来指望这地方能自动打扫干净的。”但丁叹了口气走向写字台,靴子在积灰上留下了脚印。

“你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维吉尔抹了抹搁板,留下一道痕迹。他皱起鼻子。

“简单,就像这样。”他站在那儿微笑。维吉尔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猜我得负责打扫了……”

然后维吉尔真的开始了。开始打扫。但丁为这梦境般的景象瞠目结舌。

“等等,这是不是说你会留下来?”他问,“跟我一起?”

“我还能去哪儿?”维吉尔在肮脏的厨房里翻找——甚至没有看他一眼——竟然真的被他找到一个垃圾袋。他板着脸开始往里面扔所有拿得起来的东西。

“嘿,嘿,等等!”但丁从他手里接过袋子,假装没看到另一个白眼,“我知道你不擅长表达感情——”

“而我发现你不擅长说人话。”维吉尔打断了他,不过但丁继续假装没听到。

“但是,我很高兴。维吉尔,我很高兴你能留下来。我要帮你一起打扫。”

维吉尔双手环胸望向别处,又慢慢转过来瞥了弟弟一眼。但丁趁机亲了他的脸。他握住维吉尔的一只手时,他甚至没有拒绝。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但丁接着道,“好吧,大多数时候都很认真。我们还得谈谈,你知道的,关于尼禄。”

维吉尔僵住了。但丁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。他人生中,第一次,靠在但丁身上。

“我不认为他会想和我扯上任何关系。”他说。

“问之前我们可没法得到答案。而且他有权知道,我是说,关于我。”但丁吞了口口水,“我们要怎么告诉他其实他是恶魔乱伦生下来的?”

“告诉他恶魔不在乎人类道德。” 维吉尔答道,“虽然我相信以他的成长过程,他会很难接受。让他理解是不现实的。”

“他是个好孩子,维吉尔。”但丁温柔地说,“别不尝试就把他推开。我们也是一个人长大的,我……我不是怪你,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早点知道。见鬼,我肯定当不好父亲……”

“但你会在他身边。”维吉尔替他说了下去。

“也许,是啊……”他的声音轻了下来。他不想让维吉尔觉得自己是在责备他,或者是在生气,于是吻了他的嘴角。维吉尔亦靠过来。即使V不在,情况也不同了。“希望那时我也能在你身边。”

维吉尔什么也没说,只是摇了摇头,靠得更近。于是但丁抱住他。他的兄长把头靠在他肩上,他们陷入了沉默。有那么多事情要讨论,有那么多问题要解决。是尼禄打开了局面。如果没有他,但丁又会只能独自一人思念兄长。

“我靠,那么多问题。”

他们俩被熟悉的声音吓得缩了一下,急忙分开,唤出自己的武器。后退几步之后,他们抬头看向上方的栏杆。

尼禄。

但丁能感觉到他哥哥凝固在原地。阎魔消失了,他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。尼禄把一切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好吧,我猜现在不用操心怎么告诉你了。”但丁试图说点有用的,不过一如既往地失败了。

维吉尔的身形忽然开始闪烁。尼禄和他都看了过去。一瞬之间,又是V站在那儿。

“我。操。”尼禄说。

“啊,可真是亲生的……”

END

  1. 前一段说但丁拱了拱他哥后一段又说小跑接近,不确定是不是个bug不过我忍不住强行合理化加了这句。

Feed me some comments!
姓名、邮箱必填;支持基础 Markdown 语法。